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番外5:楚瓒&秦嘉 - 励志故事

  文 | 狐狸葱 插画 | 培培猫

  PS:新来的小伙伴,记得按顺序阅读~后台回复“秦嘉”提取全部内容

  第九十三章:男闺蜜为了我,把自己整的半身不遂

  第九十四章:新婚会见前男友,一啪即合

  大结局:老婆和三个情妇住一起后,全死了

  番外1:番外:辅国公&沈若晴

  番外2:番外:燕王&秦嘉

  番外3:番外现代:楚瓒&秦嘉

  番外4:番外现代4:楚瓒&秦嘉

  01

  当楚瓒看清谢溯安那张脸的时候,他狼狈得根本不像从前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

  他慌了,怕了,甚至在平地上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这些日子的幸福,全都是他违背天意,瞒着满天神佛,偷来的。

  没有人比楚瓒更明白,秦嘉和谢溯安之间究竟有多合适。

  他们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能够包容对方所有的任性,给予对方恰到好处的爱和关怀。光是看着那两个人,就能明白,在他们面前,生死都是小事。

  这一世,因为谢溯安不在,楚瓒才敢趁虚而入。

  他把秦嘉偷到了自己身边,却根本敌不过老天的安排。

  秦嘉和谢溯安,注定要相遇。

  任凭他怎么挣扎,他们都是注定要相爱的。

  就像现在这样,面对面站在一起,像极了一对璧人。

  “嘉嘉……”他紧紧握住秦嘉细瘦的手腕,仿佛抓了一把流沙在手心里,越用力,失去得越快。

  或许是他神情太绝望,秦嘉竟不自觉的慌乱起来,她连忙扶住楚瓒的肩膀:“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楚瓒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秦嘉觉得,似乎下一瞬,他就会崩溃地哭出来。

  她扶着失魂落魄的楚瓒在长椅上坐下,从包里拿出矿泉水递给他:“先喝点水?或许会好受一点。”

  楚瓒不去接那瓶水,双手死死的抓着她,清雅如墨的眸子此时被某种惨痛的情绪蒙住,就跟失了焦距一般。

  他牙齿都在打颤,无措又可悲地道:“嘉嘉,你别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就算大哥求你,这一次,看着我好不好……”

  秦嘉被他这副中邪般的骇人样子吓得不轻。

  “...他没事吧?”身边的谢溯安带着迟疑开成都那个医院治疗癫痫口。

  秦嘉没有理会他,而是捧着楚瓒的脸,轻声道:“楚瓒,我就在这里,我哪里也不去,你看看我。”

  可是楚瓒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那些话。

  他自称为“大哥”,求她不要离开,说着“这一次”,秦嘉再怎么自欺欺人,也算是认清了现实。

  楚瓒眼里看见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

  他害怕的,不是自己的离开,而是那个人的离开。

  刹那间,秦嘉听见自己一颗心彻底冷了下来。

  02

  她一面觉得自己所有情绪都被冰冻了起来,一面又对眼前这个人心疼得无可复加。

  他肯定很爱很爱那个人,爱到失去了自己,爱到如此卑微。

  秦嘉也不顾身边还有个大活人看着,将轻柔的吻落在楚瓒通红的眼上。

  温热的吻渐渐唤回了楚瓒的神志,他的神情恢复清明,望着秦嘉,声音哑得厉害:“嘉嘉……”

  “还难受吗?”秦嘉柔声问他,仿佛他的什么情绪都能包容一般。

  楚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脸颊有些发红。

  他慌忙松了手,白皙的皮肤上发红的印子格外显眼。

  “对不起,我弄疼你了吧……”他的眉头死死蹙起,眼底盈满了心疼,就好像把秦嘉放在了心尖上一样。

  可是她清楚的知道,她只是个替代品而已,这样的心疼,从来都不是给她的。

  “我刚刚……”楚瓒欲言又止。

  他不知道要怎么跟秦嘉解释这些事情。

  此时的自己,在秦嘉平静又柔和的注视下,显得尤其幼稚狼狈。

  那种窘迫的尴尬再次袭来,楚瓒只能抿了抿唇,将视线转移开,落在谢溯安身上。

  “这位是……?”他问。

  秦嘉这才扫了一眼一直站在旁边的谢溯安。

  他带着帽子和口罩,双手插在裤兜里,懒懒散散的站着,却十分显眼。

  “这是谢溯安。”她顿了顿,道:“我的发小,因为工作过来这里踩点,偶遇上了。”

  一瞬间,楚瓒很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辈子,秦嘉跟谢溯安竟然成了发小?!

  他半天都没有说话,呆愣愣的样子带了几分稚气和可爱。

  秦嘉仿佛没有看见楚瓒的惊讶一般,语气平淡的跟谢溯安介绍:“楚瓒,我男朋友。”

  不等谢溯安说话,她接着道:“他今天不舒服,我先带着他回去了,改天再聚。”

  谢溯安的视线在这两人身上游移,在口罩后头轻轻哦了一声,便迈着步子离开。

  秦嘉领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着仍旧沉浸在震惊中的楚瓒从游乐园里走了出去。

  直到坐进了车里,楚瓒才稍稍回过神来。

  嘉嘉已经跟谢溯安认识很多年了,可是他们并没有在一起。

  这是不是意味着……?

  一种从未有过的欢喜涌上来,没等楚瓒细细品味,就听坐在副驾驶位的秦嘉开口了。

  “楚瓒,我们分手吧。”

  03

  成年人的世界里,从来不需要多余的情绪。

  秦嘉就是这样,她可以很淡然的爱上楚瓒,然后在心灰意冷之后,很淡然的离开。

  就像现在这样,她说着分手,仿佛只是在商量等会儿吃什么一样,语气平淡得过分。

  楚瓒却如遭重击。

  “为、为什么……?”他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又拼命压抑。

  他慌忙去抓秦嘉的手,却被她轻而易举的避开。

  这让楚瓒止不住心底的害怕,他拼命控制着自己,放低了声音道:“是不是我有什么没做好的地方,我都可以改,你有什么不喜欢的,我都改。嘉嘉,你不要因为谢溯安离开我……”

  秦嘉打断了他的话。

  她黑白分明的眸子直直望进楚瓒心里。

  她一字一句的问:“楚瓒,你喜欢的是我吗?”

  楚瓒一愣。

  秦嘉接着问:“你想要的那个人,是我吗?”

  “我不是你的妹妹,我年纪比你大,我不会叫你大哥。”

  “我跟你没有上一次,只有这一次。”

  “我从来没有因为谢溯安离开过你。”

  “甚至……”说到这里,秦嘉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转,终于落下。

  她心如死灰一般道:“我从不喜欢吃甜食。”

  可是楚瓒买来的糕点,她一个不剩,全都吃了。

  因为上一世的秦嘉无甜不欢,所以楚瓒便以为这个秦嘉也肯定喜欢。

  在他眼里,这是同一个人。

  所以用一贯的方式去对这个秦嘉好,却从来没有想过,虽然皮囊一模一样,但那里头装着的,是两个不同的灵魂。

  楚瓒愣在了原地,他明白了秦嘉的意思,却被一种令人窒息的恐慌所笼罩。

  他听见秦嘉平静而流畅的将分手的话说出来。

  “楚瓒,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心里有一道白月光。是我自欺欺人,给自己编织了一个美梦,我以为我可以不在意这件事,安安心心做我的替代品。但我做不到。”

  她微微低下头,将头发拨到耳后,楚瓒看不清她的神情。

  “我本来打算癫痫病控制住了能减药吗今天好好跟你约会,再好好跟你谈一谈的,但现在看来,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你爱的人不是我,你终其一生追求的,也不是我。”

  “我们分手吧。”

  说完这句话,秦嘉就要打开车门下车,却发现车门已经被楚瓒锁死。

  04

  她皱眉回过头:“楚瓒,你何必这样?放我走吧。你爱的是谁,就去找谁,何必在我一个替代品身上浪费时间?”

  楚瓒静静看着她。

  一言不发,仿佛要将秦嘉的样子彻底刻进心里一般。

  那种视线与之前的完全不同,就好像在打量一个陌生人。秦嘉知道,楚瓒在很努力的分辨她与那个人的不同。

  在这样的视线之下,秦嘉难免有些尴尬,她迫切的想要离开,却莫名的不敢打扰楚瓒的打量。

  仿佛只要这个时候她一句话没说对,楚瓒就能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过了许久,楚瓒才垂下眸子,打开车锁:“你走吧。”

  秦嘉如蒙大赦,打开车门逃也似的离开了楚瓒的视线。

  车子里一片死寂,楚瓒给自己的助手打了个电话,道:“把秦医生的所有资料都给我。”

  ……

  楚瓒花了三天,把秦嘉的生平来来回回看了很多遍。

  她出生在一个国企单位的大院里,父母都是编制的工作,家境不错,家教也很好。这一世,她的父母都变了人,不再是辅国公和小张氏。

  谢溯安跟她是邻居,两个人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在一起玩泥巴了,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同校,家里人甚至还定了娃娃亲,两个小孩子却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意识。

  但其实,秦嘉跟谢溯安是交往过一段时间的。

  高三毕业的那年暑假,秦嘉上了B大医学院,谢溯安却参加了选秀。一个要当医生,一个要出道,又都是心浮气躁的年纪,只交往了一个半月就分手,连家里人都不知道,直接做回了普通的发小。

  之后秦嘉的经历便如一张白纸,读书工作,然后遇见了楚瓒。

  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烟头的火星忽明忽暗,楚瓒抽了一口烟,吸进肺里,再缓缓的吐出来。

  当秦嘉的一切都摊开在他面前的时候,楚瓒才意识到,他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上一世的秦嘉和这一世的秦嘉完全不同。

  出身不同,经历不同,眼界不同,喜好不同。

  他却在这个秦嘉身上追寻着上一世的影子。

  残忍又卑劣,简直就是把人的一颗心放在地上肆意践踏。

  从前,秦嘉愿意配合他,是因为她喜欢他。可是她现在不愿意了,她想要做回自己,而不是上一世那个人的影子,所以毅然决然的离开。嘉峪关去哪治癫痫专业,正规医院在这里>

  楚瓒突然就没有了办法。

  这一晚,他抽完了两包烟,直到天亮,才沙哑着嗓子给秦嘉打了个电话。

  “秦医生。”他拿着烟的手指都在发抖,声音却格外的平静。“我有事想跟你见面谈。”

  05

  秦嘉刚值完夜班,整个人憔悴得跟个鬼一样,虽然楚瓒让她先回去休息再出来面谈,但她知道,从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可能睡得着了。

  她对楚瓒的喜欢是真实的,并非她说割舍就能割舍。

  所以,在看见楚瓒那颓唐的模样时,她的心脏还是忍不住抽了抽,生疼。

  “你要说什么?”她在楚瓒对面坐下,尽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我……”楚瓒开口,声音哑得过分,他端起水喝了一口道:“我仔细想了想,这些日子的确是我对不起你,我把你当成了别人,是我的错。”

  秦嘉没有说话,她只觉得喉头发苦。

  楚瓒的睫毛颤了颤,他深吸一口气,望着秦嘉无比认真的道:“秦医生,我对不起你。你要骂我也好打我也好,我只求你一件事。”

  秦嘉还在等着他的下文,就见他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礼盒,推到她面前。

  “打开看看?”楚瓒扯起嘴角笑了笑。

  秦嘉迟疑着接过,里头是一整盒的粉色小贝壳。

  她不明白,望着楚瓒满心疑惑。

  他喉头发涩:“我问了谢溯安,他说你从前就想要这个,所以我想办法去找来送给你。”

  秦嘉半天都没理解他说的话,每一个字她都听懂了,但串在一起,她又不明白了。

  “你究竟想说什么?”她尽量忽视自己那颗不受控制开始雀跃的心,抿唇问。

  “我……”这些话比他想象中要更难说出口,但楚瓒还是捏紧了杯子,一字一句极其认真的说道:“我想求你,给我一个重新认识你的机会。”

  秦嘉怔了片刻。

  便见那个男人的视线将她笼住,不让她有半点逃跑的机会。

  “秦医生,我想重新喜欢你一次,不知道可不可以?”

  ……

  很久之后,等到他们儿女双全,秦嘉才给出那个答案。

  她说,可以。

  (楚瓒&秦嘉现代番外5)

  短篇小故事:

  AA制的男友,得知我真实身份后秒怂

  为了签单,我被富豪白睡了3个月

  有个男人,专娶不孕妻

  你我本无缘分

  全靠我美貌死撑

© wx.wyyoj.com  武侠故事中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