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泪痕《二十七》_散文网

百味人心

冰覆盖的韩家屯在色下异常的沉静。吃过晚饭后的每家每户或坐在火炕上,拉着家常,或者是躲进被窝里享受着火炕的温暖。然而,人类赖以生存的不仅是平淡安逸的温饱,还有更多要人纠结的是韩家屯人处在困顿之中.....

“柳,别难受了!娘知道你难受,难受就哭出来吧!不要委屈了,你这样娘看了心疼!”韩家的小屋里,秀娥坐在火炕上,双手轻轻抚摸着靠在炕边呆呆发愣的春柳清秀的脸庞,怜惜的安慰着。

“难受啥?至于吗?大姐,他以为他李博文什么大人物呢?早就和你说了,李家没有一个好东西,你偏不信。现在看看,受苦的还是你自己,你太轻易他的花言巧语了!”春珍看着沉默不语的春柳发着牢骚。

“你少说几句不行吗?你大姐的心里够苦的了,还要在她心上捅一刀你才舒服吗?春柳,不要听她瞎说,听娘的,这辈子就是这回事儿,不容易,想要的得不到,得不到的争也争不来。忘了他吧!兴许你的心里还好受些。”秀娥阻止着春珍的话,心疼地将春柳揽进怀里,轻轻抚摸着女儿瘦弱的肩膀,心里一阵发酸,泪水也盈满了眼眶。

“不说,听了都来气,看看那个四奶奶和巧嘴讲的那个起劲.看着我出去倒灰,说的声音更大了,好像生怕屯子里人不知道是的。巧嘴还说,李家去相亲说不上谁家会气死呢?还不知道有谁哭都找不到调呢?我真想扯过来她撕成几半,才解气!这个屯子的人们没有一个好人,巴不得咱家不好过,要看咱家热闹呢!”春珍噼里啪啦地说着,很气愤。( 网:www.sanwen.net )

“行了,她们你还不知道?一直不是这样吗?闲话里我们只能忍了。”秀娥安慰着春珍的情绪。

“娘.....娘,我该怎么办?怎么办?为什么?为什么一切的一切这样的不公平?为什么这个世界都是虚假的谎言?为什么我们就该接受所有的不公平?为什么?您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春柳无法克制情感的重创,压抑的在的抚下瞬间爆发,她伏在母亲的怀里失声,用彻底斯里的呼喊来宣泄着她的痛和伤。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公平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对于每个人都一样。不哭了,娘知道你心里的苦,明白你心里的痛。可是,我们要面对的就是事实,比如你,去了,我们不还是要活下去吗?”秀娥紧紧抱着春柳也跟着痛哭失声。

“娘,娘,大姐,不要哭了,九儿怕,我怕.....呜呜.....。”九儿哭喊着。

“娘不要这样了,我们要你们好好的。爹.....没有了,我们不.....能.....没有骨气,娘.....”春珍哽咽着。

“娘,李家人不好,他们都是骗子,我们恨死他们了!”大贵握紧了拳头,吼着。

“哇哇哇.....哇哇哇.....妈.....妈.....不哭”。勤勤被一家人的情绪吓得哭了起来。踉跄地奔向了母亲面前,伸出瘦弱的小手,帮着秀娥擦着泪水。

秀娥的心被孩子们的哭喊声已经揉碎了。她知道,博文相亲的事情对春柳的伤害太大,春柳一无法接受。可转念一想,我们本来和李家也没有什么婚约,李家相亲的做法也不过分啊,嫁娶本是常理,我们又有什么权力去阻止这一切呢?又怎么可以对博文存有怨恨呢?她了解兰州哪看癫痫最好博文,相信相亲博文是被逼无奈才去,而并非情愿。可现在摆在面前的事实,必须要春柳忘记博文,但又是何尝的残忍?可要是博文刻意所为,那又是对春柳一种怎么样的绝害呢?然而,做为母亲,她能够做些什么呢?看着欲绝的女儿,面对着乡亲们的嘲笑和流言蜚语,她的肩膀真的感到了沉重,也负担不起了。

“秀娥呀!在家吗?还没有睡呢吧!”门外传来了四奶奶的声音。

“四娘,你咋来了?这么晚了!”秀娥看着推门进屋的四奶奶,马上擦着脸上的泪水,推开了怀里的春柳和勤勤,强挤出一丝微笑。

“没啥,我就是吃完饭没啥事!出来转转,走到你家门口听着闹吵吵的,以为咋了?就来看看呢!嘿嘿.....嘿嘿.....”。四奶奶眼珠转着,看着屋里的局势。

“没事呢,四娘这不孩子们不听话,打起来了,被我骂了在这里哭呢!”秀娥慌忙找着理由应付着四奶奶。她不想要四奶奶知道事情的真相,她顾虑的太多了。她不想再被风言风语纠葛了,她怕四奶奶出去乱说,这样会更加出乱子。

“娘,才不是呢!还不是李家的那个李博文,他不是说喜欢大姐吗?可是,他没有良心,今天竟然去相亲了,我恨死他了!”大贵气的抢着话,直接告诉了四奶奶真相。

“大贵,你虎呀?说啥呢?害怕别人不笑话我们家是不?你瞎说些啥?再说,我打你。”春珍气疯了,看着大贵的冒失样,顺手拿起笤帚就要打。

“大贵,别瞎说,没有的事情,你赶紧闭嘴!”春柳激动的喊着大贵。

“本来就是嘛,还不要说,娘,二姐要打我!”大贵依旧顶嘴。

“嘿嘿嘿.....嘿嘿嘿.....,秀娥没事,我又不会出去说,怕啥呢?孩子的话我不信的,你呀,也太不容易了。”四奶奶嘴上帮秀娥打圆场。可是,心里却有着另外的心思。

四奶奶心想,妈呀,好戏连台,怎么都要自己赶上呢?今天刚刚在和巧嘴传话时,就看见春珍到门口倒灰。本不想要春珍知道这事是自己说的,可偏偏巧嘴这个娘们本来就是个惹祸精,加上上次和春珍打架心里的气还没有消,一看春珍在场,就故意大声说博文出去相亲的事情,还编了一大堆瞎话,气的春珍把簸箕都扔在了院外,跑进了屋里。春珍肯定是听到了,回家和秀娥、春柳学了,要不怎么会闹起来呢?可转念一想,既然巧嘴说了,那自己就没有必要藏着了,还是要给这件事加把火,要不就没有看头了。想到这里,四奶奶丝毫没有同情的语气,反倒火上浇油起来。

“秀娥,说真话,巧嘴要是不说,我就是烂在肚子里都不会说的,人呢!这辈子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这下我是看清楚喽!就今天,我可是亲眼看见的李家人去相亲的,一车人去,博文打扮的那是一个精神,还挺乐呵的呢!”四奶奶鼓着腮帮子说着瞎话。

"四娘,没事的,我们根本就没有因为这件事闹,人家去相亲也正常呢,我们管不了的。"秀娥解释着。她不想要四奶奶看笑话,她也知道四奶奶的为人。假如自己说了什么,怕她再添油加醋传来传去那不是更乱了吗?眼下,自己只有接受的份,根本无法反抗。

“话可不是这样说呢!他老李家这不是欺负人吗?相个亲还显摆啥?明摆着气我们吗?我们是攀高枝的人吗?再说了,谁不想攀高枝?做凤凰,还这样的欺负我们老实人!想想就气。”四奶奶依旧在做着醋,添加着作料。

“别说了,四娘,我们就开封市治疗癫痫病需要花费多少钱是这样的命,我们没有要争什么,更别说攀高枝,要变凤凰了。”秀娥阻止着四奶奶的话。

“不说,你可以咽下这口气吗?韩家屯人不得讲究死你啊?”四奶奶还在紧逼。

“求求你,不要说了,我.....我.....受不了了!”秀娥被四奶奶说的没有话对付了。

“四奶奶,你还有完没完?你是来我家劝我娘不上火来了,还是要我娘生气来的?什么意思?攀什么高枝?做凤凰,告诉你我们不稀罕。我算看出来了,你压根就不是来劝我们的,你是来看热闹的,韩家屯有你们这些人,就不能消停了。你赶紧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吧!我们家不欢迎你来,以后也少来,最好别来,我看了就烦!”春珍看着母亲被四奶奶的话逼的无奈,气的终于爆发了。她心里这个气,今天明明自己看见是四奶奶在传闲话,她还赖巧嘴。说了也就算了,没有想到,还到家里气人,怎么可以要人忍受。

“春珍,你咋没老没少呢?和四奶奶好好说话!”秀娥说着春珍。

“这孩子,我也没有说啥呀!咋这样说话呢?嘴咋这样厉害呢?”四奶奶正说得起劲呢,她看着秀娥不停变化的脸色,心里暗自欣喜。心想,这把火真的添得不错。谁知道,春珍一连串的质问使她说不出话来,才觉得自己有些失言了,可话也收不回来了。其实,四奶奶的脸早已经是红一阵白一阵的在变化着,可幸好脖子和脸不常年清洗,也看不到颜色,才掩盖了她内心的恐慌。

“娘,你别管了,她就是来看笑话来了。滚,赶紧滚,以后不要看见你!我们哭,你看着好受,那我也不要你好受了。”春珍指着四奶奶下着逐客令。

“妈呀,秀娥我可要走了,咋还好心没好报呢?”四奶奶早没有了脸,那个磨盘大的脸也无法承受春珍的数落,无处躲藏。她慌忙下炕,拍拍还没有坐热乎的屁股,勒了勒裤腰带,连帽子歪了都没有来得及扶,就匆忙地踮起小脚,扭着吓得屁都凉了的肥胖身子,借着微弱的灯光,踏着闪着亮光的积雪,跳起了的芭蕾灰溜溜地向家中走去.....

在四奶奶离去韩家同时,韩家的小屋里沉浸在泪水里秀娥母女依旧被痛苦包围着,内心的纠结久久不能平静,这是对于她们来说又一个不眠之夜。此刻,同样是事情不断的李家在白天的相亲的气氛中也回归了暂时的平静,疲惫了一天的李家众人也相继回屋睡下。然而,这个夜里他们的却也各有不同。

“他爹,今天真的悬乎!看着钱匣子那样,我以为今天没戏了呢!幸亏那些东西小水葱喜欢,要不妈呀!第一关都怕过不去。好容易安排好,博文又出岔子,吓死我了,这个小祖宗要是甩脸就走,我们的脸就丢大发了呢?”李老太颤巍巍地端过一杯茶水,递给喝的醉意朦胧的大金牙,嘴里不住地唏嘘着。

“嘿嘿嘿.....嘿嘿嘿.....,老.....婆子,你说今天.....真的是意.....想不到呢!这个.....媳妇真的不错!一看紫云.....看.....看咱博.....文的眼神,我.....就知道八九.....不离.....十呢!”大金牙满脸通红,瞪着带着血丝的眼睛,打着酒嗝,接过老伴手里的茶水,狠狠地喝了一大口,竟被烫的啊啊啊啊地叫了起来。

“瞅瞅你,慢点,都吹吹呀!烫了不是?”李老太忙抢过大金牙手里的茶杯,凑到了嘴边不停地吹着,看着老头子烂醉的样子,心疼起来。

"没事,没事,你说吧,起先那....闺....女没露面之前安徽专治癫痫医院,我看钱匣子....远比我想的还....厉害呢!还有那个....姨太太,真的不是....一般人呢,心里真的没....底。要不....不是....大妹子给我....提前打招呼,买那些布....料和水....粉,恐怕那....那个女人....的关我们都过....不了呢!”大金牙借着酒劲来了兴致,说着心里的感受。

“可不,这家人也不好对付呢!哎,老头子,我之前还担心他家不知道啥样呢!这一看还真不错。不过博文今天过关还亏了大美人呢,要不不知道咋办呢!”李老太心有余悸的说着。

“就是....就....是,我心里都服了,大....美子....咋这样....会来事呢!真有一套,不....服不....行!也就看腿上有点毛病,哪....都不....缺彩,嫁给那个男人....真的可惜....了呢?”大金牙涨红着脸,一听老伴夸大美人,顿时来了精神,还替大美人惋惜起来。

“咋的?你死老头子,还看上那个媒婆了咋的?喝点酒不知道自己干啥了?她比我是吧?胸脯大、屁股圆、会贱,比我会哄男人是吧?瞧你,你那骚样!看了她眼睛就直了。她可惜了,你娶回来吧!省的惦记不着心里痒痒。”李老太放下了茶杯,脱了鞋上炕,刚刚褪下棉裤,打算钻进大金牙的被窝。一听大金牙的话,顿时来气了。她对大美人和大金牙的眉来眼去早都看不惯,就是不想说。今天大金牙借着酒劲说出的话,真的是要她也醋意大发。刚刚伸进大金牙被窝的脚,使劲踹了几脚,生气的拿了出来,背过脸去。

“咋了?还真....生气了?咋不....是求人家吗?再....说了,我就....是说说,我有心....没有胆呢!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吃....醋啥劲?”大金牙嬉皮笑脸地起身搂过老伴,开始哄着。

“去,少拿谎话骗我。我早看出来了,你眼里看她就不一样,咱求她我知道,我们可以多给她钱,可其他的乱糟糟的事情,你最好少搞!孩子可都大了,转眼都两个儿媳妇了,不要人家看不起你就行了。”李老太气还没消,憋着嘴提醒着大金牙。

“嗯呢!这家伙....整的跟真....的一样,放下吧!老婆子,我有....身份。来,今天兴致好,别....扫兴了!进被窝,我都....捂热乎了,外头冷,病了我....我还心疼呢!赶紧睡吧,”说罢,大金牙起身,带着扑鼻的酒气,一口气吹灭了杨油灯。黑暗中一把搂过老伴,迅速掀开了热乎乎的被窝,还没等李老太反应过来,就窸窸窣窣地在被窝里鼓捣起来。

厢房的玉莲和汉文的屋里还亮着灯光,柔和的灯光下玉莲温柔地躺在汉文的臂弯里,俊俏的脸庞不停地摩擦着汉文厚实的胸脯,样子小依人般可爱。“汉文,你说今天这次相亲咋样?你觉得那家的情况怎么样?”玉莲抬起脸问着汉文。

“还行,挺好的,就是觉得博文这头有点玄乎,他不愿意呀,不知道这门亲事能咋样呢!”汉文担心地说着。

好啥呀!我看我们今天这样有点掉价了,你爹也不知道咋想的?全听那个瘸腿媒婆的话,看见那个女人眼睛都直了。她说啥听啥,今天那个布料我都舍不得买呢!还有水粉,他给那个大美人还偷偷买了一块料子,粉也偷偷塞了一盒,娘都当没有看见,想想就来气。”玉莲发着牢骚。

“别瞎说,爹不是为了相亲时大美人多说好话吗?不过那个大美人也真的帮忙,要不博文不同意,今天这些礼品不仅白花钱,亲事不也完山东癫痫重点医院,在哪里了吗?”汉文解释着。其实他心里也明白,爹和大美人的眉来眼去他早都看在眼里,可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做没有看见罢了。为了顾及爹在媳妇面前的尊严,只有违心的说了。

“知道你向着你爹,我说啥你都不信。不过今天你再看看那个姨太太,长得是漂亮,可太俊有用吗?不还是一个窑姐,看着都有点俗气。”玉莲撅起小嘴嘟囔着。

“行了,我们不提他们行不?今天够累了,折腾的好累,刚躺会儿,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汉文拉起被角,帮玉莲盖住裸露的手臂,熄灭了灯,准备睡觉。

“好,好,睡,就知道睡,唠会磕都不行。”玉莲嘀咕着。

屋里片刻陷入了安静,听到了汉文均匀的呼吸声。此刻的玉莲却难以入睡,她瞪着眼睛望着屋顶,脑子里在不停地盘算着。看今天的架势,博文的亲事是成了,对自己到底是有利有弊呢?眼前自己在李家的地位是大少奶奶,可看了钱匣子家的气势,自己的地位和人家真的差了很远。看看紫云的穿戴和长相,自己虽毫不逊色,可人家是大户人家的闺女,自己呢?怎么都是一个童养媳。要是真的比家室出身,自己明显就是处于劣势。看着公婆对钱匣子夫妻的低声下气,对紫云的夸奖,玉莲的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再想想公公对大美人的豪爽馈赠,心里更是没底。说李家家大业大,要是自己没有能力争有一席之地,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呢?什么办法才可以要自己保全地位呢?要李家的财产有自己的份呢?孩子,孩子,只有孩子才能救自己。可是,想起孩子,玉莲有黯然神伤了。可惜自己命苦,孩子早早夭折,心里的痛苦无法抹去。为今之计,一定要生出孩子来,才是上策。想到这里,玉莲暗下决心,好好养身子,今年一定要在博文成亲前生个孩子出来,要不自己怎么能在李家得到重视。这个夜对于王玉莲来说,太煎熬了。

李家的院子一片漆黑,本已安静的夜更加平静了。正当人们都平静入睡的同时,唯独厢房内的博文却无法睡去。他躺在火炕上,辗转反侧。今天的相亲,使博文又一次陷入了情感的漩涡。的呵斥、母亲的眼神、苦苦的哀求,都给他的内心带来了不小的冲击。然而,更让他难过的不止这些。他知道,此刻的春柳一定会知道这件事情,自己该怎么样面对她呢?他需要解释,必须去解释,但是怎么去解释呢?解释些什么呢?春柳会相信自己是被逼的吗?秀娥婶子会理解自己的苦衷吗?韩家的孩子真的还会相信自己吗?他在不停地幻想着。

想着想着,博文的眼前竟然浮现了春柳的模样。那清秀的脸庞,的微笑,飞着红霞的脸庞,仿佛如初见时的心动,又仿佛听到站在清清的河水里的春柳在喊着自己的名字,仿佛春柳就在他的面前了。博文心里忽然涌出一股暖流,他伸出了厚实的手,想要从河水里拉出微笑的春柳,忽然,河水里的春柳消失了。博文慌了,他伸出手不停地抓着,嘴里在喊着。“春柳,春柳,过来,我在这里。拉着我的手,我在这里,在这里。”博文大声惊呼,惊恐地睁开了眼睛,四下寻找着春柳,可呈现他眼前的只有黑漆漆的夜,只有一头被惊吓出来的汗水,一片和伤感陪伴着自己,哪里有春柳的影子?漆黑的夜里,博文双手捂住了脸,低声哭泣着,原来刚才的一幕竟是一场。梦中的春柳早已离开他无影无踪了,他在心里呼喊着,他不想失去她,更不想伤害她。可是,现实却告诉他,一切不由他选择,命运就是如此的捉弄,那么,明天的他将如何面对这份情感呢?此刻的博文已经茫然不知所措......

首发散文网:

© wx.wyyoj.com  武侠故事中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