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转载酒干倘卖无网络诗选_散文网

百年新诗,酒干倘卖无?(2017-02-:09:32)转载▼

世上没有一国像中国今日新诗如此荒唐可笑又可悲!

中国新诗百年,官方锣鼓喧天,朱门酒肉,庆功贺喜。

他们“功”在哪里?请看官方树立的那些旗帜,飘扬最高的两面旗是:

“红诗旗帜”吉狄马加。

“黑诗旗帜”雷平阳:卷走奖最多的人。扣除税,扣除团伙回扣,仍为首富。( 网:www.sanwen.net )

他们的诗歌是诗吗?中国新诗能按他们作品那样去写吗?

雷平阳名作三首:

《澜沧江在云南兰坪县境内的三十七条支流》

澜沧江由维西县向南流入兰坪县北甸乡

向南流1公里,东纳通甸河

又南流6公里,西纳德庆河

又南流4公里,东纳克卓河

又南流3公里,东纳中排河

又南流3公里,西纳木瓜邑河

又南流2公里,西纳三角河

又南流8公里,西纳拉竹河

又南流4公里,东纳大竹菁河

又南流3公里,西纳老王河

又南流1公里,西纳黄柏河

又南流9公里,西纳罗松场河

又南流2公里,西纳布维河治疗癫痫病大概是需要多少费用的啊>

又南流1公里半,西纳弥罗岭河

又南流5公里半,东纳玉龙河

又南流2公里,西纳铺肚河

又南流2公里,东纳连城河

又南流2公里,东纳清河

又南流1公里,西纳宝塔河

又南流2公里,西纳金满河

又南流2公里,东纳松柏河

又南流2公里,西纳拉古甸河

又南流3公里,西纳黄龙场河

又南流半公里,东纳南香炉河,西纳花坪河

又南流1公里,东纳木瓜河

又南流7公里,西纳干别河

又南流6公里,东纳腊铺河,西纳丰甸河

又南流3公里,西纳白寨子河

又南流1公里,西纳兔娥河

又南流4公里,西纳松澄河

又南流3公里,西纳瓦窑河,东纳核桃坪河

又南流48公里,澜沧江这条

一意向南的流水,流至火烧关

完成了在兰坪县境内130公里的流淌

向南流入了大理州云龙县

《八哥提问记》

一个鳏夫,因为

想跟人说说话,养了只八哥

调教了一年,八哥仍然

只会说一句话:“你是哪个?”

一天,他外出办事,忘了

带钥匙。酒醉归来,站山西治疗癫痫病排行榜在门外

边翻衣袋,边用右手

第一次敲门。里面问:“你是哪个?”

他赶忙回答:“李家柱,男

汉族,非党,生于1957年

独身,黎明机械厂干部。”

里面声息全无,他有些急了

换了左手,第二次敲门

里面问:“你是哪个?”

他马上又回答:“我是李家柱

知青,高考落榜,沾的光

进厂当了干部。上班看报

下班读书,蒲松龄,契诃夫

哈哈,但从不参加娱乐活动。”

他猫着腰,对着墙,吐出了

一口秽物,但里面仍然声息全无

他整个身体都扑到了门上,有些

站不稳了,勉强抬起双手

第三次敲门。里面问:“你是哪个?”

他又吐了一口秽物,叹口气

答道:“我真的是李家柱

父亲李太勇,教授,1968年

在书房里,上吊自杀。

张清梅,家庭主妇,三年前

也死了,死于子宫肌瘤。”

里面还是声息全无。他背靠着墙

滑到了地上,一个邻居下楼

捏着鼻子,嘴里嘟哝着什么

楼道里的声控灯,一亮,一灭

黑暗中,他用拳头,第四次敲湖北那个医院能治癫痫病吗

里面问:“你是哪个?”他又用拳头

狠狠地擂了几下门:“李家柱

我绝对是李家柱啊。不赌

不嫖,不打小,唉

唯一做过的错事,却是大错啊

十岁时,在班主任怂恿下

写了一份关于爸的揭发书

噢,对了,也是那一年

在一个死胡同里,脱了一个

的裤子,什么也没搞,女生

吓得大哭。后来,女生的

一个搬运,狠狠地

一脚踢在了我的裆部。”里面

声息全无。刚才下楼的邻居

走上楼来,他翻了一下眼皮

但没有看清楚。随后,他躺到了

地上,有了想哭的冲动

左手抓扯着头发,右手从地面

抬起,晃晃悠悠,第五次敲门

里面问:“你是哪个?”他已经不想

再回答,但还是擦了一下

嘴上的秽物,有气无力地回答

“我是李家柱,木子李,国家

的家,台柱的柱。你问了

干什么呀?老子,一个偷生人世

的阳痿患者,行尸走肉,下岗了

没人疼,没人,老孤儿啊

死了,也只有我的八哥会哭一哭

唉,可我还没教会它怎么哭……”

卡马西平片多少钱一盒

里面,声息全无——

他终于放开喉咙,哭了起来

酒劲也彻底上来了,脸

贴着冰冷的地板,边吐边哭

卡住的时候,喘着粗气

缓过神来,双拳击地,腿

反向跷起,在空中乱踢,不小心

踢到了门上。里面问:“你是哪个?”

他喃喃自语:“我是哪个?我

他妈的到底是哪个?哪个?

我他妈的李家柱,哪个也不是……”

他一边说,一边不停地吐着秽物

里面,然声息全无

好吧,再看他的一首短诗:《底线》

我一生也不会歌唱的东西

主要有以下这些:高大的拦河坝

把天空变黑的烟囱;说两句汉语

就夹上一句外语的人

三个月就出栏、肝脏里充满激素的猪

乌鸦和杀人狂;铜块中紧锁的自由

毒品和毒药;喝之血的败类

蔑视大地和的城邦

至亲至爱者的死亡;姐姐痛不欲生的

……我想,这是诗人的底线,我不会突破它

(刊《诗探索(理论卷)》2007年第二辑,2008年3月版)

新诗的茅台都被他们喝干了,有酒瓶卖吗?

酒干倘卖无

首发散文网:

© wx.wyyoj.com  武侠故事中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