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青花手镯(11)下

第二天,卢松照样去上班,从曼谷带回的合同的实施生产计划,他的去开会安排。他的暂时放下安竹。他记住了卓远告诉他,安竹说的一句话:工作把情感埋在心里,不去碰也就不会痛了。

在床上躺了两天的安竹第三天也没有起来的现象。安母着急了,这看来不是小病。可是,问那里不舒服。她又不说,就是流泪。安母早上就去上学的路上拦截丽珍的爱人杨老师。让他给丽珍打过电话,过来看看安竹。

送好孩子上幼儿园丽珍来到了安竹的房间。看着躺在床上没有气力的安竹。就知道安竹和她说的担心的事发生了。安母的叫唤。安竹知道好友丽珍来了。就坐了起来。安母回避的出去了。丽珍关心说:“早就预料到的事,发生了还是如此的心痛难受。”

安竹流着泪说:“不是我清高,三十多年来一直没有一个男人入我的眼,没想到心这一动,会是这么痛。”

丽珍说:“竹子,你想死吗?”安竹不解的看着好友丽珍摇摇头。抱着她说:“我想卢松。”哭了起来。

丽珍说:“那就好,日子总的过下去。等下,我要到果品公司去报名。今天他们开始收鲜果了。要人急时的处理。我也给你报上,好吗?明天就去上班,有一个多月还是两个月做的,到时一忙什么就都忘记了。”安竹点点头。

丽珍说:“那我走了,吃点东西,要不然明天一上班就晕倒了。那就不划算了。”丽珍走了,过了一会儿,安母端了一碗粥上来,安竹喝完了。她暂时不去想卢松了。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她的好好的活着。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的日子里,安竹就埋头做着,除了丽珍她也不与别人说话。处理鲜果是记件算酬劳的。晚上还可以加班。是自愿意报名。安竹报了名。但是她的在十点之前回到家,她要给依然做宵夜。丽珍家有孩子就不加班了。安竹到家给依然做好宵夜,有时坐一会儿,有时洗洗也就睡了,第二天早早的又和上学的安依然一起出去上班去了。这样做了一个多月。一天都没上网,她就像个机器设定好了线路一样来回的转着。

这一个多月日子里,卢松也是在忙工作,但是他的工作时常与电脑打交道。他的小企鹅常闪,可是没有安竹。他上微博,安竹一条也没有更新。他想给安竹留言,可是说什么呢?有时他看着桌面上安竹的照片他就落泪:安竹,你真的把我给放下了吗?他一回到家也不大说话了,最多也就不对谁说的说一句:我回来了。就进到自己的房间有时写企划,有时发呆。他想安竹,他想去看她,但是看了之后又能怎么样呢?有时他想跑到圩县去和安竹把结婚证拿了在说。但是他知道安竹不会那样做的,在没有得到父母的同意就那样做很是难为安竹的。也不尊重父母,所以他放弃了这个念头。他每天就像以前那样要上网看一下安竹才入睡。这一个多月的日子里,他是多希望有一天晚上能在网上遇上安竹。但是他没有。一个月后的有一天,卢松他们工作特别忙,卢梅的王安杰都加班没回来。子乐(le)上网给安竹留言说:“姑姑,这些日子您好吗?那天舅舅和外公吵架后,舅舅这些天来就一直没说话了,最多也是说:我回来了。也很少在家和我们一起吃饭了。一回来就到房间去。也不逗我们了。妈妈是一整天的叹气,说是对不起舅舅和您。舅舅回来的那天晚上,我们听舅舅大声的说:这世上只有一个安竹,我卢松也只有这一支青花手镯。外公好难过,血压都升了上来,倒在沙发上,向外走的舅舅没看见。都急死妈妈和爸爸了。姑姑,我好想我们能像以前哪里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那样开开心心的一起玩。姑姑,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好好的吗?我和子乐(yeu)想您了。”发了出去。

刚好安母进来看到了说:“子乐(le)在和谁上网聊天呢?”

吓了一跳的子乐(le)说:“没谁,只是给一个网友留言。”

卢母说:“夜了,睡了吧,明天还得上学。”回到房间的卢母对卢父说:“你看卢松这一个多月来不声不响的,一回来就到间房里去了,他是不是在网上还与安竹联系着。”

卢父怀疑的问:“有这事儿。不会吧。”

卢母说:“刚才我叫子乐(le)他们去睡觉,看到子乐(le)在给他的一个网友留言。所以我想卢松和安竹会不会网上常联系。”

卢父想了一下说:“如果,有这事儿,我就的去趟圩县让这小子断了对安竹的念想。不过也的证实一下。万一没有呢?没有就好。”

第二天,一大早卢父赶到卢松出门前站到门口问卢松说:“这些日子来常上网?”

卢松不解:“我要工作,肯定的上网。”

“常与安竹聊天。”卢父这一问,卢松很是生气,也是莫明其妙的说:“没聊,我每天都看去她,我的心在她那里。”说完就走了。快十点钟时,卢父对李哥说:“小李,去圩县。”

“您去圩县做什么?”李哥纳闷。

卢父说:“那有那么多的费话。我说让你去那里就去那里。走!”李哥去开车。安竹一个多月来的机器生活结束了。这天她和丽珍一起去把工资领了。

丽珍心痛的说:“一个多月来,你领的工资最多。我看你做事的那个样子。我都怕你自己把自己给累死了。”

安竹笑笑说:“那会呢。我还想着卢松呢。”说着眼泪就跑了出来。

丽珍说:“不说他了,你想怎么样奖励自己,拿了最高工资。”

“嗯。我想,我想。”安竹想了半天没想出来说:“要不请你吃饭,一起在想想。”

“好。”丽珍看到安竹还是开心了一些,也人也精神了一些,就多陪陪她了。俩姐妹说着以前在学校时的那些糗事,聊着某些同学早恋的往事。一餐饭轻松的就吃完了。她俩又逛了一下街。就各自回家了,走到家门口时看到李哥在不远处徘徊。李哥也看到了看她,对她做了一个手势。安竹跑了过去说:“大哥,你怎么来了,卢家出事了。”

李哥说:“没事。卢老爷子来了,要见你。妹子,怎么这么瘦?”

安竹奇怪:“见我?做什么?”

“不知道。”李哥说:“妹子就随我去见见卢老爷子。”

安竹说:“那有什么好见的,我不去。”

李哥说:“妹子去吧,也许是你和卢松有关呢。”安竹去了之后做了一个欺骗卢松的决定。十年后卢松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说:“竹,为了爱,你骗了我十年。竹,我被你骗的好苦。”

安竹到李哥他们临时住的地方。卢父很客气的让安竹坐下了。

卢父对李哥说:“小李呀,我想与安竹说说话。你出去转转吧。”李哥关门出去了。

安竹直问:“卢老先生,您找我有事?”

卢父说:“小安呀。我就喜欢你这脾气,直来直去的。干净利索。那我也就直说了。这段时间来,你和卢松还有联系?”

安竹直视卢西藏治疗癫痫病医院哪里好父坚定的说:“没有。”

卢父说:“可卢松有,他每天都要上网看看你。今天早上我问他了。他说,他的心在你这里了。你就放了他吧。”卢父说到卢松时,安竹的泪水就不争气的跑了出来。

安竹擦拭了一下泪水说:“卢松的心在我这里,我也没有办法。上次回来后,我就一直没联系他了。你让我如何放。您还是回去让他收心吧。”安竹说话也冲了起来。

卢父说:“小安。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有办法的。”

安竹冷冷的说:“我没有办法。我都一个多月没理他了。我什么也没拿他的。您的要求。我办不到。”

卢父语气加重了说:“我知道你们相爱,但是你也知道你小安进不了我卢家。”

安竹也怒气的说:“进不了,我又没要求进,我又没死皮赖脸的要进。你们说进不了我就回来了。您还跟着来做什么。您儿子的心在我这里,那是您儿子的事,您回去对他说去。别来烦我。”安竹知道这样说话很不礼貌。但是逼到这儿了。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在心里对卢松说:对不起。站了起来准备离开了。

卢父软了一些说:“小安。先别走。你说个数,要多少你才肯放了卢松。”

这一说安竹是真的来火了:“有钱了不起,谁稀罕你家的钱呀。爱给谁给谁去。别到这里来龌蹉我。”说完就抬脚走了,她没想到卢父会给她跪下说:“安竹姑娘,我求你了。”

这一来,安竹不知道如何是好,就跪在卢父的跟前扶他起来,并大声的喊李哥:“大哥,大哥。”站在门外的李哥听的喊声,推门进来看到这一幕。都傻眼了。安竹说:“大哥,快扶卢老先生起来!”

李哥回过神来:“哎。卢董,您快起吧。您的血压。”

卢父固执的说:“安竹姑娘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李哥着急的说:“妹子,不管是什么你就答应了吧。先让卢董起来。”

安竹也着急的说:“我答应什么呀。我都一个月没和卢松联系了,卢老先生今天给我来这么一出。我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卢父说:“你一个多月没与卢松联系了,可是。他还念着你,我就不信,你没念着他?今早,他亲口对我说:心在你这里。你就想个法子让卢松他死了对你的念想。”

安竹摇摇头说:“我想不到。您还是先起来吧。”

卢父说:“你如果结了婚,嫁了人,卢松对你也就没了牵挂,也就死了心了。”安竹呆了,卢父副他嫁人。她本想大声说:我父母都没逼我嫁人,您平什么逼我,就因为你儿子爱上我了?她不明白卢父为什么要这样的苦苦相逼。她安竹不就是没上过学吗,那一点配不上卢松了,可况卢松根本就没在意安竹上没上过学。安竹又看着对她跪在地上的卢父说:“您先起来在说。”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卢父强横那里。安竹哭着说:“好,我答应您,您起来吧。”说完安竹就站起来走了。

李哥扶起卢父。李哥说:“卢董,您缓缓。安竹这妹子不大知事儿,您也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卢父慢慢的站起来说:“小李,我没事儿。回去后,不要对卢松说,我们今天来过圩县。”

回到家的安竹也懒得想那么多了。今天心情本来还不错,刚才卢父那样,搞的一点心情都没有了。都一个多月没上网了,她上来看看。小企鹅在闪动。她以为会是卢松的四川看癫痫去哪家医院有效果。点开看是子乐(le)来的。她看着,流下了眼泪,她为刚才顶撞卢父而后悔。如果血压冲了上来那可如何是好。她的想想,那就在网上结个婚吧。结这个婚只给卢松知道就行了。他卢父也就安心了。反正看卢父对她和卢松的这种态度,今生怕是成不了夫妻了,想到这里,泪水又流了出来。她找了一张卢松的照片发了一条仅自己可见的微博:我是那么的爱你,可是却成不了你的爱人。照片上的卢松笑的很幸福。安竹看着,的手去触摸荧屏。泪水却模糊了双眼。她也给李哥打了一个电话问一下卢父怎么样了。她怕她下午的话太冲,卢父的血压是不是高了过来。还好,李哥说没事。

现在,安竹也不像刚开始时那样伤痛难过了。她把卢松埋在心里,不去想,他就在那儿。想,他也就在那儿。与其难过心痛,倒不如去想了。

过了半个月后,她去丽珍家向丽珍要了一张丽珍婚纱照。从电脑相册里挑了一张中式的。都是侧面。照片上丽珍的爱人杨老师戴着一副眼镜眉清目秀的,一脸的幸福样在掀起丽珍的盖头。丽珍只现了一张微笑的唇。安竹要了这张。丽珍问她要做什么。安竹说:“发一张结婚照说我嫁人了。”

“给卢松看”

“聪明。”

“为什么?”

“半个月前,他爹跑来给我跪下了,逼我嫁人,我就嫁了呗。”

“你放了卢松和你的感情。”

“不放又能怎样。彼此难过的耗着?”

“那你自己做住吧。就怕看的人伤心。”

安竹在丽珍家,发了条开心幸福又有点调皮的微博:偶把自己给嫁了,瞧瞧,娶我的这个人,幸福呀。发了这条微博,安竹是一脸的泪水。她知道卢松看到了会是多么的伤心。

丽珍说:“你看你,发了这条微博难过的样子,还幸福呀。”

安竹哭着抱着丽珍说:“卢松会难过死的。”

丽珍说:“想让他看到,又怕他难过,要不删了吧。”

安竹坚定的说:“不删。”关了电脑。

晚上卢松来看安竹时,痴痴定在那里了,他不想信,打死他也不相信,安竹把自己给嫁了。他第一个反映是安竹发错了。才两个多月,不会的,安竹是不会轻意爱上别人的。他泪花闪动着站了起,他的去让姐姐来看看,他去了卢梅夫妇的房间。他敲了门。王安杰开门看是卢松就问:“卢松这么晚了,你有事?你姐睡了。”

卢松还是比较平静的说:“那就让姐起来吧。”刚睡下的卢梅听的是卢松的声音,就起来了问:“卢松,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姐去我房间。姐夫你也来吧。”她们一起来到时了卢松的房间。卢松给他们看了安竹的那条微博。他们谁没说话。

卢松难过的说:“姐,你明天去圩县,看看安竹好吗?”卢梅知道此时卢松有多难过,是她没看好安竹。她流着泪说:“卢松,姐对不起你。可是,明天我到时圩县后,安竹结婚了。我又能做什么呢?”

“祝福她。她如果没结。那她为什么要发这条微博,是不是发错了。”卢松是百分之两百的希望安竹发错了。

第二天一早卢梅在卢松的目送下离开了家。无事的安竹现在是大多数的时间在家看电视。偶尔也上一回街。她昨天刚把自己嫁了,卢松没有回复。她是想看到时卢松的回复,又怕看到时回复,她就这样矛盾。

无锡医院专治癫痫,哪家靠谱快十点了她对父母说出去逛狂,看看有没有人要请短工的。做到春节就好了,那样过年的费用就有了。她就是这么的简单的想法,就出门了。

“安竹。”她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是卢梅。她紧张的手心全是汗。她怕是不是昨天的那条微博,卢松看到时后,做了什么傻事来。她快步的跑到卢梅面前抓住卢梅的手问:“姐,是不是昨天的发那条微博,卢松出事了。说呀。姐。”卢梅握着安竹的手乱说着问说:“安竹,你嫁人了?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家里为什么一点喜气都没有,你还家里悠闲的出入。你没看到时卢松看到时你那条微博时的难受样。他没事。他让我来看看你。如果嫁人了。他祝福你。如果没嫁,他让我问你为什么要发那条微博。让他难受。”卢梅不想让任何一个人来伤害卢松,包括安竹。但是,卢松和安竹的这件事父母的阻拦对卢松打击太大了。她却无能为力。她只能把对卢松的伤害降到最小。

安竹叹了口气,泪花在眼中闪动放开卢梅的手说:“因为,我爱他。”卢梅不懂。

安竹说:“姐,去镜湖公园坐坐,我对你说。”安竹带着卢梅坐在镜湖的一张休闲椅上。不是节假日,游人稀少。

“说吧。”卢梅看着空旷的镜湖说。

安竹也不想瞒什么了说:“半个月前,卢老先生来找过我。”

卢梅惊讶的正看着安竹:“爸来找你做什么?”

“卢老先生来逼我嫁人,让卢松对我死了心。”安竹难过的说。

卢梅不相信:“爸怎么逼你了?”

“跪着。”

“啊。”

“姐,你可以回去问李哥。我一点都没夸张。”

卢梅沉默了。她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样的苦苦相逼。卢松和安竹是如此的相爱,父亲为什么就不能成全呢?

安竹说:“就在卢老先生来的那天晚上,我上网看到子乐(le)给我的留言,我也才决定把自己给嫁了。”

卢梅问:“子乐(le)说了些什么,你微博上的婚照是谁?”

“照片是朋友的,子乐(le)说。舅舅和外公吵架了,回来也很少说话了,吵架那天舅舅冲了出去,说放下卢氏的所有来圩县。和姑姑您过日子。外公的高血压犯了。晕倒在沙发上。爸爸和妈妈急坏了。姑姑,我和子乐(yeu)想您了。姐,我不能让卢松那样做的。他不能为了我放弃卢氏,卢氏是他的心血。我知道,只要我说:卢松,我不想离开你。我想和你生活在一起。他是会放下卢氏来圩县的。可是。

那样卢松就成了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人。我那么爱他,怎么可以让他那么做,遭世人唾骂。那样虽然我们在一起了,但是我们是痛苦的。因为我爱卢松,所以我不会让他在父母与我之间做选择的。所以我主动离开。爱的牺牲有时也是一种成全。姐,你回去后别对卢松说,卢老先生来找过我,更不要说我没结婚。卢松真的会来的。卢老先生和夫人的身体都不大好。如果有什么闪失,那样我对卢氏都成罪人了。”

安竹说的倒是平静。卢梅听得很感动,卢松是她带大的,她了解卢松,安竹说的一点都没夸张。安竹也是懂卢松的。卢梅紧握安竹的手泪流不此:“妹妹,这样也太苦了你们了。”安竹拍着卢梅的手说:“都会过去的。”

一阵寒风袭来,卷起地上枯叶乱舞,湖面上涌起一层层的水纹,时节进入初冬。

上一篇: 一件令我感动的事 下一篇: 男孩
© wx.wyyoj.com  武侠故事中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