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电影理论:《香草天空》与梦的套层结构经典电影

相当有趣的是,影片《香草天空》(应该说是其原作《睁开你的眼睛》)毫无疑是一部与精神分析理论有着直接且深刻的文化关联、乃至互文关系的影片。事实上《睁开你的眼睛》也的确成为国际精神分析学学会所高度评价的电影文本之一。我们几乎可以说,影片几乎包含了精神分析理论涉及的所有重要命题。关于俄底浦斯情结:我们在影片中看到男主人公大卫·艾姆斯始终在的“万丈光焰”之下。他的父亲,大卫所拥有的出版帝国缔造者,无疑是资本主义世界的传奇英雄之一;影片中,父亲满脸者笑容的画像到处可见。尽管大卫在他岁时,便“幸运”地失去了双亲旦他仍始终置身在人们关于天才、卓越的者敬仰与不成器的继承人的鄙夷至两相对照之中。他同时必须逐日面对他称之为“七个矮老人”的董事会—父辈的合作者的指责、威胁与阴谋。关于童年创伤:如果说,大卫在岁时突然失去了双亲,不仅使他“一劳永逸”地摆脱了父亲的威压、一夜之间继承了巨额财富;那么毫无疑问,这“幸运”,也同时使他失去了母亲,因此而必然成为个难以治愈的创伤经验。关于心理症:在影片中,大卫显然是一个放荡不羁的花花公子,他不断地更换性爱对象,甚至绝少两次约会同一个女人。依照弗洛伊德的观点,这无疑是某种心理症的表征,是受挫的恋母情结的曲折呈现。关于梦:如上所述,这是一部为多一男性之梦与梦魔所充满的影片;事实上,梦的套层正是这部影片的主要被述对象与结构方式

N相对于好莱坞电影,这是一部叙事结构相当复杂的影片。我们首先对影片的叙事做
C.麦茨的大组合段排列
1序幕段落:七个航拍镜头,俯拍纽约,快推、切黑。伴着噪音般的女人的低语。
组合段:
2顺时段落:噩梦。大卫清晨为闹钟唤醒,进入阒无人迹的纽约。
3顺时段落:再次为闹钟从噩梦中唤醒。(非时序元素、闪前:狱中,大卫与精
神分析医生麦考伯的对话)开始正常的一天。
4闪前场景:监狱中的会见室和麦考伯对话。
非时序组合段:
5段落:大卫的生日派对。遇到索菲娅。摆脱茱莉的纠缠。
6场景:送索非娅回到她的公寓。
7.闪前场景:监狱中的会见室带着面具的大卫和麦考伯对话。
8场景:索菲娅公寓中,两人相互画像,亲昵相处。电视中出现小狗班尼的
和“生命延续”公司的广告。
Ω段落:与索菲娅告别,遇到茱莉。被茱莉强迫殉情。
交替叙事组合段
0段落:梦境,与索菲娅重逢,讲述撞车的“噩梦”
1括入镜头:冷调的被裤中伸出的手上持着飞机模型。坠落。

12括入镜头:人从空中坠落。
13括入场景:与精神分析医生的对话。
14顺时场景:毁容的大卫处理公司事务。
15顺时场景:街头跟踪索菲娅。
6顺时场景:与众医生对话,结果只得到一张面具。
17.顺时段落:重整公司。
8顺时场景:探访习舞厅中的索菲娅
19顺时场景:大卫公寓。小狗班尼的电视节目。电话约会索菲娅。
20顺时段落:舞厅中带着面具约会索菲娅。酒醉,为索菲娅、布莱恩弃于街头非时序组合段
21.顺时武汉正规癫痫病医院,这样治疗效果好段落:醉卧街头的大卫为索菲娅唤醒(括入�R头:看到茱莉的幻觉),素菲娅表达了她的爱。两人地结合在一起。
2.非时序平行场景:狱中的会见室。大卫勾画索菲娅的素描。医生追问E的含义。
23.顺时段落:重作整容手术。
24非时序平行场景:狱中,与精神分析医生的对话。接着医生的发问:“幸福
你意味着什么?”(括入镜头:茱莉车中的发问)
25顺时段落:大卫的寓所。索菲娅揭开面膜,大卫恢复了容颜。两人分享幸福
非时序组合段:
26顺时场景:餐馆。大卫、索菲娅、布莱恩。注意到一个陌生、怪诞男人的目光
27.顺时段落:夜,大卫寓所。噩梦,大卫从索菲娅身边起身,在卫生间的
照见自己毁容的脸,惨叫,惊醒。再度从索菲娅身边起身,在卫生间镜中看到自己完

的脸,但返回卧室,床上的女人却成了自称索菲娅的荣莉。在绝望索还索菲娅之后,大
卫打电话报警。
28顺时段落:大卫反因殴打索菲娅被警察局拘留。汤米将其救出。布莱恩与其决
29顺时段落:在一间酒吧中再次遇到那个陌生、怪诞的男人。他告诉大卫,他自
已可掌控、挽回一切。
0非时序平行场景:狱中。精神分析医生继续追问E·L(一组括入镜头:一处无
名空间和一张陌生女人的面孔。无法确认的时刻,大卫极度痛苦地在地板上翻滚)。
31.顺时段落:大卫闯入索菲娅的公寓。发现所有的照片、甚至大卫所画的素描上
的索菲娅都变成了茱莉的面孔。茱莉/索菲娅将大卫误认为贼,并将他击倒。在照料他的
过程中,又恢复为索菲娅的形象。两人在床上缠绵,但在这一过程中,索菲娅又变成了
茱莉。大卫绝望地近乎疯狂。
在这一段落中间断括入:大卫在卫生间的镜前吞入了大把药片。
习舞厅中的索菲娅冷漠的脸
大卫在地板上翻滚,显然是濒死时刻。
茱莉的轿车撞毁在桥下的墙上,茱莉本人在桥上含笑下望。
三幅连续拍摄的照片上的索菲娅。
警局记录中茱莉索菲娅被殴打后的照片。
三幅连续拍摄的照片。
酒吧中与索菲娅相对,索菲娅在夜色跑开去。
大卫用枕头闷死了茱莉索菲娅
括入镜头:童年的大卫惊恐地依偎在一个女人/母亲的怀中。

32非时序平行场景:狱中。与精神分析医生对话。
33顺时场景:杀死茱莉索菲娅之后,大卫逃离现场,在楼道的镜中看到了自己
毁容的脸。
非时序组合段
34场景:与精神分析医生的对话。在后者离去时,大卫看到了电视中的关于小狗
班尼的故事,记起了E·L—生命延续公司的含义
35段落:精神分析医生和狱警一起将大卫带往E·L生命延续公司。(括入
镜头:大卫记起了他曾来到这里并签署了合同)
36段落:陌生、怪诞的男人——公司的技术支持员艾德蒙出现,告知真相。
37.闪回段落:大卫在与之签署合同之后,吞药自杀。
38段落:艾德蒙为之释梦。
39闪回镜头:大卫在汤米的协助下,从董事会手中收兰州哪家治疗癫痫好回公司。
40闪回段落:大卫身后,布莱圈在其寓所举办的追思会,素菲娅到来并离去。
41.段落:在生命延续公司楼顶上,大卫在继续做梦和返回50年后的真实间选择了
真实。(括入镜头:车中的茱莉招手,大卫一笑进入)大卫纵身跳下摩天大楼。在下坠
过程中记起了自己的一生(一组蒙太奇镜头)。
42尾声,镜头:在“睁开眼睛”的呼唤中,一只眼睛的大特写。

通过对影片的大组合段排列,我们可以看出,这是一部关于梦的电影,如果联系着电影梦的类比,或者说,联系电影梦工厂的说法,我们也可以将这部影片视为关于电影的电影,亦称为元电影。因为这部影片颇为复杂的叙事结构围绕着一个大梦:即影片中的“生命延续公司”所生产并推销的重要产品:“明晰之梦”。这一“明晰之梦”的理想状态,类似于主流商业电影:剔除一切苦难,剪去的琐屑辛酸,只有美好、纯净与望的实现。然而,我们同样在影片中看到,这理应美好的“明晰之梦”却变成了一场真正的噩梦,根据影片中给出的解释,这是出自潜意识的巨大干扰力量;于是,它同时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了对主流电影制造白日梦、幻想和观影快感的返身质询。在影片的尾声中,主人公大卫选择从梦中醒来,不仅是为了从丽梦中醒来,而且也是从美梦和幻觉中醒来,面对苦乐参半的人生。

影片中包含着一个非常突出的结构性元素,它事实上构成了影片叙事的节拍器。便是一个低沉的女声在呼唤:“睁眼吧”(Openyoureyes)它分别两度出现的片中,一次出现在影片最终、最重要的戏剧转折的时刻,最后重现在尾声中;成为影片的第一句和最后一句道白。序幕段落之后,“睁眼吧,大卫,睁开眼”的呼唤(闹钟望的录音中金发美女茱莉的声音)唤醒了沉睡在纽约豪华公寓中的大卫。但有趣的是,它所“�拘�”的是一场噩梦,一份真正的恐怖—现代人内心中深藏的恐怖:一个突然空荡、完全丧失了人迹和任何生命迹象的现代大都市场景。如同一位意大利曾写下的诗句:都市,是现代人所创造的最伟大的文明丰碑,但只怕这丰碑比人类生存得更长久。而这正是影片中踌躇满志的天之骄子大卫“醒来”后所遭遇的“景色”。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大都市充满了它自身的生命与活力:纽约的街头一切如“故”:摩天大楼在蓝天下林立,巨型广告牌光怪陆离、歌舞升平,交通指示灯明明灭灭;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丝人类生命的痕迹。当大卫终于意识到了究竟是什么如此异常之时,他丢下了自已的轿车,开始在空无一人的纽约时代广场上狂奔并绝望地呼喊。(事实上,对于欧美观众说,这一从西班牙原作中复制的场景,是影片中最重要的奇观和商业卖,因为这并不是摄影棚中制造的视觉幻象,而是实景拍摄:《香草天空》摄制组在某个星期日上午长达两个小时封闭了或许是世界上最为繁忙、永远人满为患、车水马龙的纽约42大道和时代广场,拍摄了这一奇观场景'。毫无疑问,这意味着一次天文数字的挥金如土之举)当大卫近乎疯狂地在空无一人的时代广场上,向画面纵深处奔去的时候,低沉的女声第二次出现:“睁眼吧”,将大卫从这场盟梦中惊醒。似乎是完全的重复,大卫起身洗漱,踌踏满志地走出家门,略有余悸地扫视街头:一切正常,灿烂的阳光下人流开封治儿童癫痫病哪家好涌动,熙��攘攘,大卫稍带自嘲地露出了微笑。这是《香草天空》,准确地说,是其西班牙原作中的独具匠心之处,便是剧情中的苏醒,常常是梦境的开端;而阳光明媚的早晨——醒来的时刻,则成为入梦时分。

然而,如果说,第二次“睁眼吧”的呼唤将大卫带离了噩梦,那么,也正是在第二次“醒来”的时刻,两个噩梦性的元素已经悄然进入:其一,第二次醒来时,大卫身边睡着一个金发美女:茱莉,她和她无望的爱将会把大卫带入无法醒来的噩梦,其二,正是此刻出现了一个观众此时完全无法索解的画外音,那是此后狱中的精神分析医生麦考伯在释梦。有趣的是,我们将看到,这是梦中的释梦。而后者,正是《香草天空》/《睁开你的双眼》的结构特征,醒来是梦,梦中有梦,梦中释梦;释梦的场景仍需要进行再度纳入梦的阐释。我们因此可以认定,这是一部俄罗斯套娃式的、梦的套层结构。当茱莉的强追殉情将大卫拖入了无法醒来的噩梦的深处之时,第三次出现了女声的呼唤静眼吧。”这一场段首先以一个特写镜头开始:明亮的晨光中,画面左侧的是大卫的面具,右侧是一只手—被抛弃、醉卧街头的大卫的手。镜头切换为俯拍中的摇镜头接近360°摇拍睡在地上、泥水之间的大卫,接着一只女人的手从画外伸入,伴随着个温柔、迷人的声音:“睁眼吧。”这是索菲娅的归来,是拯救和真爱到来的时刻。此后,我们将知晓,这正是“明晰之梦”的开端。又一次,“睁眼吧”的呼唤,“唤醒了一场梦,一场美梦—至少在此时此刻。但是,在这场美梦的第一时刻便潜伏了噩梦的元素。当大卫睁开眼睛,镜头反打为明媚的阳光下索菲娅清纯温柔的笑脸。我们可以看到“一夜”之后,索菲娅穿着大卫生日晚会上的衣服—事实上,剪去了此间所有的绝望及痛苦,那个一见钟情的时刻直接切转到索菲娅作为拯救者出现的时刻。反打为大卫难以置信地凝视着索非娅,他无法相信索菲娅真的来到她面前。当大卫抬起身体迎向她的时候,镜头反打,画面中的形象是金发的茱莉诱惑而邪恶的笑脸。大卫惊惧地退缩,镜头再次反打,画面变回了索菲娅美丽而关切的面容。这个美梦成“真”的时刻,已然开启了一场心理的、或曰潜意识的噩梦。直到影片尾声,大卫在无瑕疵的美梦和不完美的真实间选择是真实/醒来之时,再度响起一个女声的呼唤:“睁眼吧。”按照剧情逻辑,我们可以认为这是女医生—将他解冻的人的声音:“放松一点,大卫,静开眼睛。”影片在特写镜头:一只眼睛睁开了,一个瞳孔充满了整个画面中结束。事实上,依照影片的叙事结构,在这一时刻我们没有任何把握判定大卫是真的醒来了,还是进入了另一梦境。在这一时刻,片尾字幕开始滚动,观众起身,准备走出影院。于是,这时刻可以有双重解释:一是带有自反性(关于电影的电影)的呈现:“睁眼吧”,所唤醒的,不仅是剧中人,也是观众,我们结束了影院中的一场梦,返归现实生活;而它在剧情中的不确定特征,却呈现了希区柯克所开创、准确地说,是光大了的类型—一惊悚片的典型特征:影片终结的时刻,造成威胁与焦虑的因素并未获得彻底放逐和完全消解

为第三次出现的、索菲娅的声音“睁眼吧”所唤醒的,是理应无限完美的梦境、美梦—明晰之梦。和所有完美的梦境及典型的主流商业电影一样,索菲娅怀抱着真爱来,不计较癫痫病治那家好男人的背叛和他不仅不再风流潇洒,相反丑陋狰狞的面容。此时的画外大卫的白倾诉:“我们是天生的一对,我们拥有一切,我们分享一切。”梦中的完满还不仅于此。大卫重作整容手术,恢复了他昔日的容颜。一个有趣的细节在于,整容手术一场中,影片中唯一的、全能主宰者式的角色、生命延续公司的技术专家艾德蒙第一次出现在画面上,他坐在一个类似主控室或者直接称为上帝般的位置上,俯瞰着进行中的切。而场景中的其他元素则充满了现实主义的特征。作为一部叙事、视听结构都极为缤密的影片,这里露出了、准确地说,是刻意地留出了一处破绽:我们知道,在缜密的电影叙事结构之中,一旦出现了第一人称的叙事人,便意味着影片中的场景应以此的在场为前提。换言之,影片中以画面呈现的场景应以此文本内的叙事人之在场为前提,观众所看到的,应是此人物目中所见。《香草天空》无疑以大卫为第一人称叙事人,就其叙事结构而言,影片中的全部故事,应是大卫在狱中对精神分析医生麦考伯的追述自己的往事。影片因此呈现为时空交错结构。所以,手术室中的场景原不应出现在画面之上,因为此时大卫置身在全身麻醉状态之中,无法目击手术室中的一切。但在这里,这与其说是影片的一处破绽,不如说它正是故意暴露的“机关”:这并非真实,而只是场梦;只有在梦中,我们才同时身置多处,至少是两处——即在行动或发生的事件之中,又是一双目击进程的眼睛。完美的明晰之梦的极致,是索菲娅(而非医生)亲手开了一片片面膜,露出了大卫修复如初的容颜。也是在这温馨幸福的场景中,画面中出现了一处“谜底”,大卫寓所的客厅墙壁上,悬挂着法国著名的印象派画家莫奈的原作《香草天空》—正是在大卫和索菲娅初次相遇时,他告诉索菲娅:那是他母亲的遗物之一。这幅画,将成为影片中的最终释梦和我们对影片之梦阐释的关键:《香草天空将母亲、大卫的童年创伤记忆,与索菲娅真爱、男性的理想和成长联系在一起。“香草天空”出现的时刻,是完美的时刻。它不仅出现在大卫遇到了索菲娅与他恢复了容颜的时刻,也出现在索菲娅在清晨的街头唤醒了大卫的时刻,并将再度出现在生命延续公司顶楼平台一在这里,大卫获悉了全部真相,并选择了真实成长的时刻。当大卫在片香草天空的映衬下,纵身从生命延续公司的楼页上跳下,快速剪辑的闪回镜头段落,出现了母亲的形象与童年记忆的场景,但也包括明晰之梦中,大卫与索菲娅温馨相处的段落一大卫重新整合起自己的一生并重新定义了自己“真实的”记忆。

电影作者论与文本细读: 《蓝色》

叙事学理论与 世俗神话: 《第五元素》

© wx.wyyoj.com  武侠故事中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